pt怎麽激發累積獎池,天涯共歎明月時

 陽光微醺,微雨乍晴
  窗邊,有一君子,溫和如玉,在暖風中搖曳葉在陽光下愈顯蒼翠,青青的,亮亮的,暗自吐香,醞釀芳華.
  聽,一陣風來,pt怎麽激發累積獎池聽見了君子蘭花開的聲音……
  星夜,新月朦胧,一場毫無預兆的風雨席卷而來
  似湧煙般的騰雲,如散絲狀的細雨……
  心中猛然一驚,快步走到窗前:大風肆意張狂,風雨擊打碰撞著你的葉,聲音刺耳而令人膽戰心驚溫潤通透的你,當真能抵擋這場侵擾嗎?
  直至清晨時分,陽光熹微天際邊,雲錦綿延,絲毫沒有昨夜風雨俱來之象耳畔聽到風,轉過身,葉在風中微顫,橘色的身影跳入眼簾——君子蘭開花了!
  陽光如雨,不偏不倚地打在窗上,細密而明媚突如其來的一場雨,讓你洗盡鉛華呈素姿,褪去塵埃,平添一份樸實俏麗而你的花兒,在暗夜裏滋長,氤氲,綻放被綠意簇擁著,橘紅的花鍍上一層微光,已不複昨日蒼涼
  此時,陽光傾瀉,歲月靜好你嘴角依舊含一抹淺笑
  此刻,雲在青天水在瓶,千帆過盡,雨過天晴
  原來,你溫靜的外表下是一顆堅韌的心謙遜如你,不願與其他爭妍鬥豔;內強如你,不願被風雨無情侵蝕;高傲如你,不願同歲月一起衰老所以,你選擇在雨夜,恪守不滅的信仰,點燃沉澱的希望
  蓦地,心裏有根弦被悄然撥動
  即使劍氣森冷,暮色逼人,生命的戲劇也絕不散場生活如夢,我們時沉時浮,恰似香茗,因幾度浸泡,才能溢出清香,收獲彼岸夢想如你一般,只有挫折或風浪的洗禮,才會激起生命的旋律,散發心靈的底蘊若終日靜守“閑花落地聽無聲”的理想狀態,不經風雨,怎能讓生命芬芳,不負守望?
  原來,時光如刀,只有不斷努力,迎難而上,勇敢讓生命拔節開花,才會描摹出最美的樣貌莫恨流年似水,如此,便是最好的不辜負若只憑生活細水長流,自甘平庸,害怕大風大浪的磨砺,那麽,生命的底色日益蒼白,再也尋不到那份最初的精彩
  聽,一場雨停,我聽見了生命怒放的聲音!
  有當時,雨潇潇,你羽翼上的娉婷,靜靜盛放
  有當時,風乍起,你命運裏的音符,輕輕奏響
  有當時,花向晚,你心扉底的聲音,漸漸嘹亮
  有一種聲音,藏在記憶深處當風拂過,日將落未落,它逆行飛翔,直至極遠極遠的地方。 

新元年新時,已至元旦,往年似迷之月影,飄乎于世間。
  元旦初日,物與皆變,獨一人望而感之,然則天無更藍,樹亦無青,人亦爲舊人,卻不知有意,萬物已爲新矣。晨起而坐觀之,靜谧之間如水潭清流,縱思而遊,如天地爲我之心間也。想一人坐歎于波天之上,身處世外而意于世中,似靜以觀,世間全然以爲自知。
  原是無意之也,蓋爲外物之惑,新年元旦之時,望我一者而醒,歎明月之昏灰月色,似駐舊時空虛飄渺,又自歎時光如靜物也,以己爲變之。又是一年,憶念去年今日,正值青春之盛,有學而有爲之,而自時已爲過往之雲,天將昏,而雲也暗。仍最心痛意摯友,最是天涯而無相會。
  常聽聞別離之文章,而今之自得矣,疑而青春正盛之時,怎奈有憂愁之情?于新晚而又歎月乎,月亦朦胧矣,而人亦飄然矣,擬杯酒而醉焉,望世態之不靜,以靜其身而處于動世之中,余身外之情,身外之物亦無不時刻過之,余意留哉,借醉伸之而欲留,卻似黎明之月光,盡而怠也。欲酒之而又欲痛心,心常有悲于世。只待知音如過客而匆匆虛無乎,自又奈何?
  而最歎無知者,最歎一人之賞,隨世靜,心可得全世然,明月亦似宇宙之殘影,孤觸人心而漸退也。月迹退矣,醉未醒也,常好古人與賢者同路,兒己惑則無人與共,心亂而又心靜,自而矛盾,月色波動,前路何來乎?又念起故友之,念舊年之景皆爲醉意之思,歎共友而賞時不多矣,然似前而望之,卻不得也。獨歎古人閑心豪情,無知者亦如此,何可今日乎?
  然時歲之流而不可待也,自將不變而亦將老之,雖處青年,卻不時意後日,非我不厚之于青春,意pt怎麽激發累積獎池念之人生,念于生命之朦胧。余不可得生之所意,然望念世之所得,何爲得也,己爲自然矣。
  新年已至,雖舊友無留,然自意于明月之時,擬自醉而歎,視舊友而共知,甯爲天涯共歎,坐觀江山之又華也,此致而記之也。作賦以誦青春,以念舊友:
  今日又歌飛嘯,似看末影飄渺
  待當劍氣映天日,萬波齊號滔!
  碧波新綠春景,岸上青苗正高
  焰長天時數飛蓬,吾豪斬華枭! 

2001